小黑鱼

黑泥一团,慎fo。主食刀乱髭膝髭,文豪哒宰。

[我英/双久/黑久]成为了『英雄』的我与想成为『英雄』的我的相遇(2)

前文链接:(1)


6、


在这个超人社会,哪怕是有着欧尔麦特这样的存在,犯罪也不会缺少。


每当遇上这些犯罪现场,出久都会非常兴奋地去围观。


然而观察这些犯罪久了,他也逐渐地熟悉了犯罪者的危险级别,甚至是说话时的眼神都被记在心里。


「绿谷桑。」在十五岁的某个下午,出久忐忑不安地问出口,「你……真的是英雄吗?」


那双眼睛映射出来的,是世界的黑暗。


出久问出口后,甚至有闲心去回想自己少数几次在绿谷身上闻到的——陌生的铁锈——即是『血腥味』。


但他始终相信,绿谷不会无缘无故地伤人。


因为这些年的相处使他明白,『绿谷出久』这个人每次说出「我已经成为了我...

[我英/双久/黑久]成为了『英雄』的我与想成为『英雄』的我的相遇

1、


「英雄是为了贯彻『自身的正义』才成为英雄的,正因为如此,像你这种只有个性能看的废物才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英雄。」


来人这么说着,一脚撂倒了面前不怀好意的敌人。


绿谷出久透过眼泪努力睁大眼睛去看面前的青年,但无论怎么努力,总是会有更多的眼泪夺眶而出。


「绿谷出久,」青年弯下腰半蹲着,用手帕给他擦眼泪,「别哭了,你不是想成为英雄吗?」


温和的语气,温柔的动作,这些都宛如一阵轻风拂过心田,使得绿谷出久渐渐地停下了抽噎。


面前的青年眉间有着散不去的阴郁,墨黑的瞳仁几乎化作黑暗。


可这双眼睛看向他时,又化作了一块透明的玻璃,温柔和善意满得快要溢出来。...

急出本,请带个心理价私我,求你们带走😭😭😭快递@默认圆通!!!

还有拜托不想买的朋友不要点喜欢!!!

[织太]信

·夜半激情短打
·逻辑不通意味不明
·人物ooc我的锅

「早上好,织田作。今天是个雨天呢。」
「我又没能自杀成功,真是人生憾事!我的一天便是从这个再一次的自杀未遂开始的。原先是被国木田君踢下来给乱步桑买零食,但那条河实在是太美丽了,我忍不住就跳了下去,结果被路过的游泳救生员先生救上来了。」
「真是的——!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那种地方会出现游泳救生员。我太生气了。」
「然后呢,回到侦探社之后被骂了,国木田君揪着我的领子破口大骂,并且严令禁止我的一切自杀活动。我这可是为在追求人生的究极理想孜孜不倦地努力着啊!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流行追求人生理想了吗?!」
「啊,太可悲了...

[双宰]论武侦宰和黑时宰到底能擦出什么火花

·22岁武侦宰X18岁黑时宰

·内容与标题没有半毛钱关系

·内含破三轮,三年起步有关

·人物ooc和逻辑错误算我头上


朋友嗑一口双宰吧!!!


ps:我觉得我真是不容易,文豪各种cp只有刀吃,还要坚强地产糖......(躺平

摸一个一点都不凶的芥川君。
他真的太可爱了。

第一次被惊讶于没有开车,我不由得感到了一些的汗颜。

我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,请各位脑内解决一下吧(X

一个关于十岁年龄差髭膝的脑洞。

“膝丸,过来我这里。”

奶白发色的青年轻轻地笑着,精致甜美的脸庞被光影所分割,金色的眼眸中流露出主人对猎物的渴望。

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。

膝丸抿着唇,这是一个糟糕的场面。他理应拒绝来自年长他十岁的兄长的邀约,恶狠狠地咒骂他,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个地方,再也不回来看一眼。

——但他无法拒绝。

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呢。

早到记不清了。

他的兄长——面前这个危险的男人,在记忆中永远保持着理智的男人,难道不知道他在对他的幼弟说些什么过分的话吗?

“兄长,我……”

膝丸沉默良久,只能软弱地从喉头挤出几个脆弱的音节。对于这位从小到大百依百顺的对象,他可悲的发现自己甚至说不出婉拒的话语...

© 小黑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